大野麦苗无边无涯

慌乱了那么多粉红色的眼神

它们超越一道道田埂

文?赵传昌(山东)

都是去冬霜雪覆埋的枯叶

熔化了它心田板结

第一缕东风,是春天弹出的音韵

《三月的春风》

在二月汩汩流淌的日子里泛滥欢愉

春风中随便一个咳嗦也若春雷

村落里的人们,开端走上旷野

在三月,所有孕育蓬勃

多想在开荒者掌心酣畅的翻个身啊

春雨中嫩芽

鸟鸣啾啾,阳光的颗粒蹦跳

心中骚乱的蕾骨朵啊

踏青的沃野,男追女逐

正想大声地为春天歌唱出什么

此时暖流推涌出心底浪花

绿色波澜日夜澎湃农人心间

蓓蕾与春风跟解,包裹的去世结开始松动

说到三月

燕子穿梭的时候

是神唤醒树木惺忪的眸眼

盛大,铺开春风的声势

此刻它涌到喉咙的情感

在冬天压抑了那么久的时间

风驰电挚的消息传遍千家

三月

密密麻麻的蕾芽,多像活跃的音符

翅膀就扇来暖风

再深的山谷,而今也藏不住柔情

碾过你我干渴的心灵……

笑意明媚景象

心跳随春风加速,十万马匹

需春露润湿等待

刹不住一瓣瓣蕾芽诉说

于翻浆的麦田里使劲奔跑

一扇封闭柴扉,怎锁得住满园春景

《春风的佳音 》(外一首)

酷寒中绷紧的根须就暖了一下

有倩影隐入故事里的桃林

归去来辞的春风

穿梭南方的平原山川

山坡上枝条的手臂遥指南方

一夜就擦过了千里麦田

在三月,躺了一冬的土地

一股股春风像冲锋的马匹

都将覆盖华夏寥廓的江山……

又掠过一个个村落

一条解冻的北方河

瞳孔开始明媚,阴影是隐去的冰雪

花枝陡峭,春风掀撩的盖头

倾诉,是一大片一大片红遍的山野

汹涌成一波波温暖心窝的绿色佳音……

在三月,所有陈旧名词

它在一根发痒的枝条上抒情

快马昼夜兼程,自江南携来佳音